【美文欣赏】《山中杂想、除夕的梦》—冰心

山中杂想

  溶溶的水月,螭头上只有她和我。树影里对面水边,隐隐的听见水声和笑语。我们微微的谈着,恐怕惊醒了这浓睡的世界。─—万籁无声,月光下只有深碧的池水,玲珑雪白的衣裳。这也只是无限之生中的一刹那顷!然而无限之生中,哪里容易得这样的一刹那顷!
  
  夕照里,牛羊下山了,小蚁般缘走在青岩上。绿树丛颠的嫩黄叶子,也衬在红墙边。─—这时节,万有都笼盖在寂寞里,可曾想到北京城里的新闻纸上,花花绿绿的都载的是什么事?
  
  只有早晨的深谷中,可以和自然对语。计划定了,岩石点头,草花欢笑。造物者呵!我们星驰的前途,路站上,请你再遥遥的安置下几个早晨的深谷!
  
  陡绝的岩上,树根盘结里,只有我俯视一切。─一无限的宇宙里,人和物质的山,水,远村,云树,又如何比得起?然而人的思想可以超越到太空里去,它们却永远只在地面上。
  
  一九二一年六月二十日,在西山。
  
  (本篇最初发表于北京《晨报》1921年6月25日。)


除夕的梦

  我和一个活泼勇敢的女儿,在梦中建立了一个未来的世界,但是那世界破坏了,我们也因此自杀。
  仿仿佛佛的从我和她的手里,造成了一个未来的黄金世界,这世界我没有想到能造成,也万不敢想她会造成,然而仿仿佛佛的竟从我和她的手里,造成了未来的黄金世界!
  心灵里喜乐的华灯,刚刚点着,光明中充满了超妙─—庄严。
  一阵罡风吹了来,一切境象都消灭了,人声近了,似乎无路可走,无家可归。
  我站在许多无同情的人类中间,看着他们说:“是的,这世界是我们造成的,我们是决不走的,我们自杀了,可好?”他们只冷笑着站在四围,我的同伴呢,她低着头坐在那里,我不知道她也有自杀的决心没有。
  一杯毒水在手里了,我走过去拊着她的肩说:“你看─—你呢?”她笑着点一点头,“柏拉图呵!我跟随你。”我抬起头来,一饮而尽,─—胸口微微的有一点热。
  她忽然也站起来了,看着我,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一个弓儿……可怜呵!那箭儿好似弹簧一般……她已经─—我的胸口热极了。
  呜咽─—挣扎里,钟摆的声音,渐渐的真了,屋里还是昏暗的,帘外的炉子里,似乎还有微微的火,窗纱边隐隐的露出支撑在夜色里的树枝儿来,─—慢慢的定住了神。
  这都是哪来的事!将来的黄金世界在哪里?创造的精神在哪里?奋斗的手腕在哪里,牺牲的勇气又在哪里?
  奋斗的末路就是自杀么?
  为何自己自杀不动心,看别人自杀,却要痛哭?
  同伴呵!我虽不认识你,我必永不忘记你牺牲的精神!
  人类呵!你们果真没有同情心么?果真要拆毁这已造成的黄金世界么?
  这是一九二0年的末一夜,阳光再现的时候,就是一九二一年的开始了。
  梦儿呵!不妨仍在我和她的手里实现!
  同伴呵!我和你,准备着:
  创造─—奋斗─—牺牲!
  
  一九二一年一月一日早起笔
  
  (本篇最初发表于1921年6月《燕大季刊》第2卷第1、2期合刊,署名:婉莹。)

来源:散文在线(冰心散文)


(好的,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,如果您有高见或好的分享,记得留言哦!)
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转自于公牛博客

本文链接地址:【美文欣赏】《山中杂想、除夕的梦》—冰心

标签:
5
如果你喜欢就扫一扫吧.金额不限
  • 随便说点什么吧!

    欢迎来到公牛博客更多分享更多精彩记录美丽点亮生活

    公牛博客·统计碑运行:959 D
    博文:164 P
    评论:443 S